另 一 种 声 音
2018-03-05   来源:  浏览(12728字体:    

 宜兴外国语学校初二(9)班  陆科延
  “孩子别怕,很多成年人做胃镜都怕得很,难过得做不下去了呢!你年龄小,真的很棒了!”你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鼻音,奇妙地再次在我耳边响起,厚重而坚定,仿佛带着某种魔力,能安抚我不安的心情,令人不由得心头一暖。
  我很庆幸,听见了你的声音。
  去年夏天,困扰我多年的胃病更加严重了。我无奈,父母也想彻底地查一下病根,我们最终决定前往苏州做胃镜检查。
  胃镜?一开始我十分好奇,还特地百度了一下。在得知胃镜需要把一根长长的特制黑管子从嘴里塞进去才能进行时,满腔热情全变成了冷汗。还不相信,跑去向做过胃镜的奶奶求证。没想到,一向乐观的奶奶,少见地露出了担忧的神情,一再皱着眉问我:“真的要去做这个?”虽然没说过程多难受,却让我更心慌了:恶心、反胃、咽喉堵塞,这些感受在我的想象中已经涌上心头,恐惧像层层厚重的乌云,密密地把我的心覆盖住,一片阴森森。
  做胃镜,仿佛成了世上最恐怖的事。无数难眠之夜过去,还是动身去了苏州。
  仍然记得我是那天第一个做胃镜的病人,坐在候诊室里,内心的焦灼比胃镜本身更折磨人,我几乎想退却了,可是……
  轮到我了。
  我饮下苦涩的麻醉药,胆战心惊地挪进胃镜室,早有三四个穿白大褂的大夫全副武装地候着我。可看到我的一刹那,却都绷不住乐开了,“还以为是什么大病人呢,还是个小丫头啊!”“现在的小孩子都要做胃镜了?”“比我们家孩子还小一点呢!”我只是木木地站着,紧张地盯着那根黑管,并未注意到你。
  唯独你,注意到了我的焦躁不安。
  你摘下口罩,摘下白手套,慢慢地向我走过来,你没有笑,我竟稍稍安下了心。你生得修长,留一头大波浪卷,微微俯下身,问我:“几岁了?”“13。”我答,稍稍地镇定下来。你偏过头,似乎是从我满是手汗的手心,不断发抖的手臂中捕捉到我的紧张。你依旧没笑,只是沉下声,眼睛直视我,用一种商讨国家大事级别的严肃声音,一字一句缓缓道:“孩子,别怕!做胃镜让很多成年人都怕得很,你年纪还这么小就敢来,已经很勇敢了!真的很棒!胃镜其实没那么可怕,放轻松点,相信我,好吗?”你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我听得清楚,一股暖流从冰凉的指尖传来,你握住我的手。我的心,终于是在胸腔内安稳了。你的话语认真稳重,简单却奇妙地有着安抚人心的力量,一下下的安抚,让我从焦躁不安逐渐安定。
  我最终成功地做完了胃镜,走出检查室,嘴角还残留着检查前服用的白色药水。妈妈一脸紧张担忧,我反倒笑着宽慰她说:“没事,不疼的。”
  是你的声音起的作用吧!
  一个平凡的带着职业素养的,有些轻微感冒的女医生的声音,不算好听,但令人安心;然又不凡,你的声音体谅了我的不安和尴尬。那温和厚重,不疾不徐的话语,适时地鼓励了我。
  好像忘记和你说谢谢了……我想你不会介意。
  甚至还不知你姓甚名谁……你肯定更不会介意。
  没关系,我记住了你的声音。相信你的独特声音总如春风化雨,抚慰每个忐忑的患者。谢谢你!
  指导老师:许建新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小记者课堂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