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可能
2018-03-26   来源:  浏览(2166字体:    

 宜兴市太华中学九(2)班  吴梦蝶
  在那之前,本以为爱已消失,但我却没想到,爱不可能消失,她可能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藏了起来!
  夜幕降临,晚风吹进窗户的缝隙,发出“呜——呜”的声音,而我依旧伏案桌前,白炽灯的光射到白纸上,发出刺眼的光芒,弄得我的眼睛肿痛,原本一张简单几何图,被我画得到处是辅助线,铅笔画动的痕迹,桌上摊满了写满的草稿纸。渐渐变得急躁,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可我依旧没有一点头绪。
  身后传来门把转动的声音,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小口,你小心地从门缝里探出一个头,小声地说:“丫头,已经很晚了,实在想不出来就别想了,明天老师讲的时候认真掌握就是了。”我回头,怒视,积压已久的不满,一下子都迸发了出来:“走开,不要来烦我,就知道说风凉话,有本事你来做!”你顿时语塞,一句话都没有说,把头缩了回去,过了一会儿,门再次被打开,你蹑手蹑脚地走到我的身边,把牛奶放在我的桌前,温柔地说:“加油,别着急,慢慢来……”你似乎还要继续说下去,却被我草草打断,撵了出去。
  房间里重归平静,氤氲着奶香,我禁不住诱惑,再加上久想题目的口干舌燥,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口中顿时奶香四溢,脑子也变得清晰,原本乱成一团麻的思路被解了出来,我赶忙拿出笔纸,重新画图,解析。当时针与分针在12相会时,完整的解题在我笔下生出。
  我如释负重,伸了伸腰,拿起已变得温热的牛奶,继续品味。自从四年前有了小妹妹后,妈妈对我的爱似乎少了,甚至有时候觉得已消失。牛奶的温度透过指尖,流到我心里,暖暖的。想到妈妈刚刚与我说话的语气和我的态度,十分后悔,又回想起平时的点点滴滴,天,我竟没有发现,妈妈一直在用她的方法小心地爱着我。
  我随手关了灯,黑暗中,对面的门缝里隐隐透出一点亮光。啊!原来妈妈这在等我啊!
  这曙光照进了我的心房,融化了我对妈妈的误解。我意识到,爱从未消失,也不可能消失!
  夜深了,微凉,我赶紧裹起杯子,带着幸福与无限的可能进入了梦乡……指导教师:朱 晔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小记者课堂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