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参与,我快乐
2018-03-26   来源:  浏览(11890字体:    

宜兴外国语学校初二(10)班 周煜佳

看着眼前一片白茫茫的世界,我从楼梯上踏下的脚顿了顿,犹犹豫豫地踩进了雪里。 “我们真的要铲雪吗?”小心翼翼地迈出一步,我回过头望着父亲。“对啊,不是你自己说的吗?”他人还站在楼梯上,却已铲起面前的雪往旁边倾倒下去。现在又后悔了嘛,天气这么冷……我心里念着,但总归不好意思说出口,只好有样学样地轻轻铲起一捧雪,抛到了一边。 再想铲下面那层,却受了阻碍。罕见的大雪这几天下个不停,加上天气极冷,靠近地面的那层雪就冻成了坚硬的冰。此时我一铲下去,压根儿无法撼其分毫,只听到铁铲划过冰面的刺耳声音。 这要怎么办呢?冰面虽然凹凸不平,但很光滑,无法借力铲碎,我只得又铲走两捧雪,拿下面的冰层无可奈何。这时耳边忽然传来响亮的敲打声,我循声望去,看见父亲正卖力地敲打雪下的冰面。不多时,只听“咔”的一声——冰碎了。父亲铲起大大小小的碎冰抛到旁边,站直身体喘了口气,又继续投入到他的“铲雪大业”之中了。 原来要这样敲啊!我恍然大悟,踩着雪偷偷跑到稍远处,试着像父亲一样敲打冰面。因为要用力,我略弯下腰,用铲子窄窄的斜面敲着冰层。一下、两下、三下……坚固的冰面有了裂缝,眼看就快碎裂开来。成了!一把铲起冰抛进一旁的草丛中,我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就是腰有点儿酸,没事!我安慰着自己,深吸一口气向前方进发。 慢慢地,我逐渐掌握了铲雪的技巧,一敲、一顶、一铲、一翻。只是因为在雪地里站了许久,刺骨的寒冷不免缠上了脚踝,两只脚冻得几乎麻木。一鼓作气再次铲开一段路,我喘着气回望,先前那一片雪白中现出了窄窄的一条道儿,黑色的,格外明晰,一眼望去在一片白中不显突兀,竟颇有摩西分海之势。我得意地在自己开辟出来的小道上走了好几个来回,成就感满满。 忙碌了大半个上午,我和父亲精疲力尽地回到家,已是满头大汗,连先前麻木的双脚都暖和了起来。重新坐回书桌旁,我一偏头就能透过窗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那条雪中的小道,酸透了的手臂都好像快乐得要冒出泡来。 指导老师:许建新 -->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小记者课堂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