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番寒冬与暖
2018-05-07   来源:  浏览(10388字体:    

 宜兴市实验中学初二(34)班  何知谦
  夜色弥漫在乡间的风里,晚冬的世界格外肃穆。初升的半弦月藏在迷蒙的雾里,不见星光,却有盈盈的雪,宛如故园一盏灯。
  缩在被子里瑟瑟地抖,厚实的棉被名不符实,肌肤仍是冰凉。每一次呼吸都似折磨,彻骨的寒总会趁机入侵。鼻间冻得难受,索性把头也缩进被窝,正巧也躲避了狂风暴怒地敲窗声。
  大抵是我的动作有些粗莽,身旁的外婆被吵醒,侧过身子将我搂在怀里,柔和带些未醒的倦意飘至耳边:“乡下住不惯吧,会不会太冷了?我明天把楼下的取暖器拿上来。”我凑近外婆,隐隐感受到外婆呼出的温热气息,似乎能闻到她身上淡雅的草木清香。
  在这香气里,时钟滴滴答答,倒转经年,思绪飞得极远,往昔的画面仿佛在几步之外循环播放,触手可得:我还只有八仙桌那么高的时候,住在外婆家,半夜总是哭闹着要爸爸妈妈抱我去外公外婆房里睡,父亲总是无奈,睡眼惺忪地起来,套上衣服,里外三层地裹好我,交到外婆手中。至今仍记得外婆手心的温暖,隔着衣物源源不断地传到身上,似乎春风过人,留下满心的惬意。
  儿时总觉得外婆房里是最温暖的地方,不论窗外是否飞雪,外婆房里总是煦暖如春,被褥永远散发着干净的阳光的气息,床旁的瓷灯常常温润如玉。我总控制不住地想调皮使坏,躺在外公外婆中间,左翻右转,揪揪外公引以为傲的胡子,蹭蹭外婆洗净的衣物,扰乱了她讲故事的思绪……
  回忆如潮般涌来,这些旧忆似乎都带着温度,不高不低,恰到好处地游走在血脉里。过往种种的欢声笑语,再一次回想在脑际深处,四肢逐渐回温,被子似乎在一瞬间被塞满了棉絮,终于发挥了作用。
  外婆仍旧抱着我,均匀的呼吸声,让人莫名安心,所有的烦恼、浮躁,此刻都归于平静。她的怀抱,一如既往的温暖……
  残雪凝辉月朦胧,冬夜本是晓寒时,幸有外婆的怀抱与往事作陪,寒凉不至,倒有暖来。
  指导老师:吴 霞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小记者课堂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