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戏
2018-07-10   来源:  浏览(6020字体:    

 江苏省宜兴中学高一(六)班 蒋龚鹤
  梦中,落雪的噗噗声将我惊醒。距先生去世,我已记不得多久,只知也是在这样的一个雪夜里。他曾到来,又离开,却无人在意,生活有编排好的戏码,从不为他改变。
  我不知先生姓甚名谁,但我是一直称他为"先生"的。儿时的记忆中,他是一个那么有文化的人。他固执地穿着长棉袍,尽管早已被洗得褪了颜色。据说,老先生年轻时便发奋念书,而当时的情形下,稍年长些的孩子便被父母送去打工,赚钱养家,他却靠自己,一点点攒起念书的钱。村里的人见他上哪都捧着一本书,便暗地里笑他是“书呆子”。而先生沉浸于读书的狂喜之中,无暇理睬。
  先生年岁渐长,或多或少现实了些。他开始考虑婚嫁,以及是否需要一份稳定的事业。出去闯荡几番却都功败垂成,把以前踏实攒下的一些积蓄尽数赔在了里面。他更困窘了,也变暴躁了。他变得在意起别人的看法,而人们讽刺他是个“废物”“没头脑的饭桶”的话最终也吹到他耳中。没有哪户人家愿意把女儿嫁给这样一个没有稳定收入的人,他被贴上“无业游民”的标签。先生从最初的常与人起争执,脸红脖子粗却又说不出粗俗之语,到后来的视而不见,是花了很久的,久到他真的老去。
  我眼见着他平和下来,眼见着他老去。他给我讲很多读书人为国效力的故事,他身上还有那股凛然正气,像是史话中的人物似的,他是心系国家的。父母屡次唠叨我“莫要再去找那个奇怪的老疯子了,他总清高地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似的”。当我总也忍不住,每每去寻他,即使听他发发类似“生不逢时,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牢骚。他只和我说这些了,众人对他的鄙夷与冷眼足以让他沉默不语。
  而当过完年初七时,我还未想起去给他拜个晚年,猛然听见姨母的碎嘴在客厅絮叨开了:“走了便好! 他那种疯人又不合群,还省得见了心烦!”
  我失魂落魄。只有他,只有他会被人称作“疯人”。我不愿信他一腔热血,却至死没有改变人们对他的态度。有人讲他临终前被人讥讽着问有何遗言,他只是固执地闭上双眼。
  蓦然回想起先生爱吟的歌了:
  “岁月依旧一双洞悉的眼,看炊烟远了硝烟。任凭世人发愿千万,不置一言。”
  人生如戏,笑或哭,生活也会编排好剧目继续前行,他不曾改变。有人说,生活是一面镜子,你对它笑,它就对你笑,你对它哭,它就对你哭。也有人说,生活未必理会你的笑与哭。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小记者课堂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