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宣言
2018-08-10   来源:  浏览(4572字体:    

江苏省宜兴中学高一(1)班 汪逸夫
  母亲是一名医生。
  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是母亲的日常。有时偷偷翻看母亲的医学书,那些图片上病人生不如死的痛苦模样,总会让我怀疑:这个美丽的世界上竟会有如此的悲惨存在。而母亲却能坦然地面对,十余年如一日。
  当医生前,母亲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女孩。职业是医生,就免不了和血肉打交道。母亲天性胆小,她甚至见到蛇都会害怕地大叫。大学时学习解剖,一具尸体浸在福尔马林里充当教具,尸体透过玻璃显得惨白惨白。我无法想象当年文弱的母亲是如何克服这种大男人可能都无法面对的恐惧的。
  现在母亲跟我聊起当年那些事,目光里只剩下看透了一切的淡然与平和。问起她是如何战胜心中的恐惧时,她总是笑着说:“那时候还年轻,脑子里想的尽是今后工作的事。其实谁会不怕呢?但我当时对自己说,如果连这点恐惧都克服不了,今后怎么当医生呢?病人需要我,我自己也要学着坚强起来。”
  母亲热爱她的工作胜过一切。她经常和家人谈起她一整天在医院的见闻。有时,我们也会劝她稍稍歇歇,别把身体拖垮了,可母亲就是闲不住,时常加班到深夜,还振振有词:“病人需要我,我走不开!”
  说起来,母亲也算是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但却时常犯“傻”。有一次,一对老夫妇看病时钱未带够,母亲二话没说,自己掏腰包先把费用垫了,一垫就是600多元。我们都说她傻,说这两个人要是骗子怎么办。可母亲却说病人大老远地赶来,在他们需要的时候帮他们一点小忙,又有什么傻不傻的,况且他们后来不还专门跑回医院,把钱还了吗?母亲常说,医院是一个人世间各种情绪集合爆发的地方,越是见得多,越要相信人性的善良。
  《医学日内瓦宣言》中说:“我将用我的良心和尊严来行使我的职业。我的病人的健康将是我首先考虑的。”这,也是母亲的宣言,是她一生所追求的。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小记者课堂
 
 
 
 
进入编辑状态